辛霖心底暗暗唾弃,长孙雪缨那个狡诈的,早前她拿在手上的天机灵芝分明是障眼法。

    她有些挑起事端,趁机毁了大家的天机灵芝,这么一来,就可以无形中,赶走许多竞争对手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长大了还了得?

    难怪秦蚀在她来女皇宫之前就叮嘱过她,一听要小心天命符是一族的人。

    辛霖嘀咕着,却压根忘了,自己刚才还救了一名天念师一族的人。

    “你们的天机灵芝呢?”

    几名神宫已经走到了叶凌月和辛霖面前。

    辛霖一脸的无语,正要解释。

    “神宫大人,我的灵芝。”

    哪知身旁,叶凌月却是从怀里摸出了一只天机灵芝。

    那只天机灵芝,虽然不像是长孙雪缨手中的那只,通体红润,可也是红雾笼罩,煞是好看。

    “你?”

    辛霖傻眼了。

    “我什么我,你快把你怀里的也拿出来,可别是吓傻了。神宫大人,刚才我们看大家在打架,吓得躲到一旁,怕我们身上的天机灵芝被摔坏了,就收起来了。”

    叶凌月一脸的乖巧。

    辛霖愣了愣,再摸了摸自己的怀里,这一摸,还真是摸出了一只天机灵芝。

    而且也同样是红雾笼罩,长势很好的一只天机灵芝。

    辛霖一脸的无语,再看看叶凌月,后者冲着她眨了眨眼。

    一旁的长孙雪缨见状,险些没把自己的牙齿都给咬碎了。

    怎么可能,她明明就已经暗中弄碎了两人的天机灵芝,她们怎么可能还藏着!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们谋划好的。

    几名神宫见状,也没有多问,继续检查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些没有天机灵芝的女童哭哭啼啼着,被送走了。

    前去女皇宫的队伍,一下子少了一大截。

    长孙雪缨铁青着脸。

    “你们俩,别得意,到了女皇宫,有你们好看的。尤其是你,叶凌月!”

    长孙雪缨冷笑一声,怒瞪了眼叶凌月,气鼓鼓走开了。

    “所以,我怀里的天机灵芝,你藏的?”

    等到人一走开,辛霖迫不及待问道。

    “顺手藏了两个,咱俩天机灵芝质量不咋的,我就从那群倒霉鬼里选了两株。”

    叶凌月笑眯眯道。

    她好歹也是妙手空空门的传人,虽然好久没用“龙爪手”了,可偶尔一用,尤其是对一群不设防的女童,自然是很管用的。

    她早就猜到长孙雪缨动机不纯,早就有所提防,早前装傻充愣,也不过是为了麻痹对方罢了。

    倒是辛霖的出现,让叶凌月很是意外。

    不过也是因为这一遭,让她知道了自己和辛霖是怎样结识的。

    还真是别开生面的初遇啊。

    叶凌月笑了笑,不无感慨着。

    队伍还在前行,到了傍晚,女宫才让女童们扎营休息。”

    叶凌月和辛霖不用说,主宰了一个营帐里。

    至于其他女童,看两人的眼神都是怪怪的,都躲避的远远的。

    有几个女童走了过来,劝辛霖。

    “辛皇女,你身份尊贵,不应该和这种人一起玩,会玷污您和擎苍的名声的。”

    擎苍和天命符师一族,可都是大族,彼此的族长都是女皇的旧部。

    辛霖正在搭帐篷,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削扎营的木棍,一听,眼皮子掀了掀。

    手中的匕首,嗖的一声,掷了出去。

    小刀不偏不倚,就扎在了几名女童脚前几寸的地方。

    几名女童一声尖叫。

    “闭嘴吧你们,哔哔哔说过不停,什么玷污,我看你们才是最脏的,一张嘴就不是人话。”

    辛霖眼眸冰冷,眼底的温度仿佛一瞬冰封住了一切。

    叶凌月在旁看着,心头微微一动。

    眼前的辛霖……

    听那些女童和长孙雪缨的意思,擎苍应该是个大族,可辛霖却和一般的大族皇女不同,她身上是那个没有娇纵之气,而且身手异常的敏捷。

    那样的身手,绝对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皇女应该有的。

    这一点,叶凌月是可以肯定的。

    而且,她动手时和她与自己说话时,判若两人。

    这前后的差别,不是普通的女童应该有的。

    是谁,教会了她这一切?

    那些女童们吓得不敢多说,慌忙跑开了。

    叶凌月走了过去,瞅瞅辛霖。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和我很像。”

    辛霖下意识说到。

    “我和你很像?我可是她们口中的野种,被熊养大的那种?”

    叶凌月苦笑。

    方才一路走来,她或多或少,也从其他女童那听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身世。

    叶凌月发现,投胎还真是个技术活。

    除了云笙和夜北溟那一次之外,她似乎投胎运气都一般般。

    她最初以为,自己是天命符是一族的传承人,被送到女皇宫的。

    如今一看,长孙雪缨才是那一个幸运儿。

    她和天命符师一族的确有那么点关系,不过那关系还是让人不齿的。

    昆仑时期,她投胎的那个娘亲,原本是太阴族人,可后来跟了个男人跑了。

    那男人对她始乱终弃,她为了生存,就将还在襁褓里的叶凌月丢到了太阴山下,自己则是卖身给了一家勾栏坊。

    太阴山一带偏僻的很,婴儿叶凌月还是亏了山间的一头母熊给养大的。

    等到她年纪大一些了,她那狠心的娘倒是想到了她这个女儿,将她带了回去。

    许是良心发现,她也不愿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就将她送到了她生父那,也就是太阴族长那,可她却不被天命符师一族所接受。

    可就是这么个不受待见的,却在神殿筛选中,意外和族长之女的长孙雪缨一起,摘下了一只天机灵芝。

    也是为此,她才有资格和长孙雪缨一起被送到了女皇宫来。

    所以说,她居然和长孙雪缨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这狗血的情节,也是让叶凌月有够郁闷的。

    “我比你还惨……算了,说这些陈年旧事做什么,反正我们以后就是女皇宫的人了,没准以后还能得到女皇的传承呢。我们俩也算是有缘,将来要是其中一人成了女皇传承人,可一定要记得提携另外一个。”

    辛霖想要说什么,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往下说,把话题岔开了。

    ~继续打滚求下乃们手中可爱的小月票~
网站地图 新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比分网 玩澳门娱乐官方网站
888真人娱乐官方网址 太阳城mg游戏 申博娱乐三公现金 申博体育官网注册
欧博企管官网登入 彩票平台代理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登入不了 老虎机apk游戏下载
比分网 网上娱乐网站 快乐十分 太阳城线上娱乐官网
澳门网上娱乐送彩金 bbin官网注册 玩澳门娱乐官方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
175psb.com 8NGS.COM 8YKS.COM 318XTD.COM 67ib.com
3445111.COM 1555DZ.COM 588BBIN.COM 977XTD.COM 9888DZ.COM
761cw.com XSB198.COM 687jbs.com 000XSB.COM 66TGP.COM
1112126.COM 55sbsun.com 151sj.com 381sunbet.com XSB518.COM